新闻内容

媒介即景观:以“天桥——交叉的经验”为例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9-04-21 09:58:03

    “天桥——交叉的经验”展览现场

    “江汉繁星计划”是武汉美术馆独立策划的持续考察研究当代青年艺术家状态与文化问题的长期计划,到目前为止已经举办了5届,本届的策划是第六届,在展览的主题确认之前所遭遇的问题是如何与前面的展览保持一个富有差异化的角度?如何在多种媒介聚合的现场保持一种清晰的思考线路和内在文化逻辑?如何用一个恰当的主题来归拢这些异质化的存在?不难发现,在前面5届,水墨元素基本上属于缺席的状态,这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整个状态的描述,或许是一种欠缺。故此,本次展览对利用水墨媒介进行创作的艺术家进行考察和挑选,拓展媒介语言,打开了“江汉繁星计划”面向的新维度。

    “天桥”是一个喻体,指涉当代青年艺术家的创作——复合、变化而多维的现实。“天桥”的核心功能是沟通与交互。在形态上,“天桥”揭启了当代艺术的复合结构,为讨论当代艺术的方法论提供一个讨论的物理模型和现场框架。在观念上,“天桥”不是终端的价值判断,而是一个可以展开无限可能的安全地带,既是最佳的观念实践的中间地带,又为价值分流提供了缓冲之地。

    本次展览的策划,目的是拓宽观念表达的时空经纬,展现当下艺术创作媒介的复合性和多样性。艺术家的选择上有意回避对新媒介和技术的过度关注,力图尊重多种媒介在场的现实,多种文化线路在展览中交汇穿梭错落,构成了一个繁复的文化调度站。展览开放的场域建立起多重的沟通机制以阐发个人表达与媒介运用的合理性与差异性。以两个区间的分类,考察中西方文化语境之间的矛盾与张力。

    第一个部分以“位移”点明当代艺术的运动属性以及在回应瞬息万变的社会、政治、经济等事件的能力和敏锐度,当代艺术对公共问题的介入与发声。变化的国际格局、技术对抗与共享的全球化背景对中国社会结构的冲击与改变,信息丛林中穿梭的观念与思想现场像博览会一样兜售着从未被检索与验证的思想。当代艺术中保持着当今社会可贵的能见度和判断力,保持着媒介实验的活力和观念沿革的行动力。

    第二部分利用“卧游”这一概念提示中国艺术的内省力对于当下文化对话中强化文化主体自觉性的意义,对于西方的当代艺术观念也是一种矫正与修补的机制,提示了传统经验的当代演绎以及景观化的网络现场对“卧游”经验的重新写作。在高度媒介化和信息化的日常中,在每一个角落里都可以捕捉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技术让“卧游”成为现实,而这一概念也远离了“神游”所限定的想象力游戏和哲学诠释,各种异质化的现实不断涌入我们当下生存的界面,我们在分享信息的同时也被别人分享。

    展览的另一任务是提示消解艺术与现实边界的意义,被艺术家圈定、截取的生活被赋予观念和文化属性,在远离发生现场进入美术馆后成为启示现实的有利佐证。艺术家贯通了艺术与现实之间的通道并找到隐秘的出入口。转化即是创造,作为能量储备的创造力让“人人都是艺术家”([德]波伊斯语)成为可能,艺术家的方法、方式再次提醒创造之于生活的意义,而意义也将在观展体验中生成。

    展览空间以一种混搭的方式重新确立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关联性来改变作品固有的经验和属性,确认某种不被描述但又可以意会感知的可能性的存在。美术馆作为标准与机制,赋予了展览的框架与范畴,提供某种保障与可行性的同时,也给予规训与限制,艺术作品中的观念与美术馆机制之间同样会产生深入的对话、沟通甚至冲突,对于机制的质疑和意见也将成为展览意义生成的一部分。对美术馆机制的反思、展览形态以及作品与美术馆空间内在的某种不可调和性的探讨也会生成一个新的批评维度——美术馆的运动与策略。美术馆自身也有一个自我调适体,自身的学术定位以及开放度会在不同项目的实操中得到确认并获得尊重。

    信息高强度的交互正不断拆除现实与虚构的藩篱,多重立场的修辞交叠、经验的异质化与对抗、沟通与协商机制的确立等构成了展览主题丰富的维度,问题的连锁生成使展览成为一个不断可以通过与穿梭的复合空间。“天桥”概念的预设在展览中得到充分的阐释和讨论。

    展览邀请的艺术家运用丰富的媒介语言对主题展开讨论,打破媒介的成见,以一种务实的态度还原当下青年艺术家的阶段性现实。展览试图通过艺术家的作品,讨论中国经验在当下的转化与翻译,包括传统的空间观念、观看方式、哲学观点的当代引用。策展是一种观念实践,必须通过建立模型来完成观念的传达。展览同样是允许失败的,但必须警惕平庸,对于运动中的艺术,任何道路都必须经历,迂回的弯道,同样是必经之路。

高考美术网 陕西省重点美术学习网站版权所有 © 2016 -

联系方式:xnmsxs@tanjiao-edu.com

陕西西安市西安电子工业园电子二路72号锦业大厦8-F1

陕ICP备16008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