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国——王加诺独立项目

  • 中国美术展览网
  • 2017-08-24 19:08:09
      展览名称: ta的国——王加诺独立项目
      展览时间: 2017/08/26~2017/09/28
      展览地点: [北京]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97中街01商务楼北楼- (作者画廊)
      主办单位: 作者画廊
      参展艺术家: 王加诺

    展览名称:作者画廊【ta的国】年度艺术计划—王加诺独立项目

    策展人:郭峰

    开幕:2017年8月26日16:00

    开放时间:12:00-17:00(周二至周六)


    丰富的虚构

    文/郭峰

    王加诺的作品,包涵着一种独特的代际情怀及对此的积极肯定。而这一切,又是通过对过去记忆的再激活和再发掘实现的。因此,绘画,至少在表面上,得以在持续的游戏(与一系列动画形象的游戏)和持续的增量(与一系列技术语言的游戏)中完成。

    对代际情怀和过往记忆的积极肯定,往往源发于强烈的斗争——在自我肯定与持续的自我怀疑之间。此种斗争,既是创作的源发动力,同时也构成了对创作的持续威胁:因为过分的自我肯定总是以肆无忌惮的自我损害收场,而持续的自我怀疑(焦虑和拖延),则将创作的激情与可能性消磨殆尽。如何进入肯定与怀疑之间的门槛(threshold)——一个“它的国”,如何在创作的可能性与不可能性之间重获艺术的表达潜能,实际上是包括王加诺在内的众多创作者面临的普遍难题。

    令人欣喜的是,借助持续地语言增量游戏和记忆追寻游戏,王加诺令斗争中的一方——自我肯定——持续增量并一举取得了胜利。

    在这个意义上,画面上的动画形象、涂鸦、拼贴图案等,更多地成了创作之战(同时也是自我之战,自我与他人之战)的存留物和战利品。它们首先以不断堆砌(持续增量)的方式,以涂鸦波普的形态,彰显了独特的当代创作体验和独特的自我关照方式。

    如若波普是轻巧地实现某种似有似无的肯定、抽离或反讽,如若涂鸦总是诞生于极强的社会情境,借助涂鸦波普的尝试,王加诺则似乎实现了对两者的双重肯定。在此,创作本身所包含的艺术肯定与创作上的自我肯定合二为一,构成了肯定之肯定的持续需要和独特创作品质。

    因此,当我们触及文化的主体性、艺术与消费之关系、人与人之关系等命题时,当我们面对着一系列诸如个人情结在多大程度上是个体的,在多大程度上个体仅仅是个体化的效果,消费与文化记忆之间又是何种关系等问题上,王加诺的作品带有一种潜在的、即将到来的否定性和批判力——尽管在自我肯定的胜利中并不宜于过早下此断言。

    或许,在王加诺的表达中,在他的追寻过程中,我们也能够寻获某种启示:

    一是,消费性虚拟对传统虚构的持续侵蚀和取代。因此,代际记忆中留存的不再是神鹿、马虎的身影,而是迪士尼、漫威的持续影响。在视觉消费文化的大潮之下,在本土流传数百年的虚构(讲故事)消散了,普遍的某种虚构形象可以畅行全球,洗染观者的心胸。可以说,一个行之于口耳的“它的国”业已被另一个行之于手眼的“它的国”所取代。

    一是,消费性虚拟对恐惧感的持续颠覆和排斥。在当代无数次的情感体验中,在对生活本身的某种虚构认识中,恐惧感早已烟消云散。消费在满足和激活人的诸多欲望的同时,持续地消除人的恐惧感——或者是将之从虚构中抹除(如同消费社会竭力抹除死亡的身影),或者是将之转变为持续的虚构(在特定场合我们持续体验着死亡和恐怖感,以至于后者在现实里变得如此稀松平常)。

    某种程度上,“它的国”,在王加诺的创作中,是借其对现代生活之虚构的追索和肯定而现身的,它表征着一种强烈的认同,一种人在体验自身之可能性的同时将自身排斥在外的手段。

    根本上,倘若人类持续作用于自己心神的能力终究是一种持续他者化的能力,那么,王加诺向我们揭示出,此种能力在当代是如此泛滥,同时又是如此缺失。


    王加诺 1989年出生于中国吉林长春,自幼学习绘画,17岁便只身前往英国留学。2010年考入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温布尔登学院,于2011年回国举办首个展《you made me》,2013年考入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学院攻读硕士学位,2014年学成归国。同年于中国北京宋庄成立王加诺工作室,从事艺术创作至今。 2015年起担任南京艺术大学欧洲办事处主任一职,同年担任吉林省油画协会副会长及长白山油画协会理事等艺术界要职。


高考美术网 陕西省重点美术学习网站版权所有 © 2016 -

联系方式:xnmsxs@tanjiao-edu.com

陕西西安市西安电子工业园电子二路72号锦业大厦8-F1

陕ICP备16008306号